当前位置::深圳市邮编 > 深圳市邮政新闻 > 国家邮政局该不该收10亿元份子钱

国家邮政局该不该收10亿元份子钱

时间:2013-01-15 08:49:13   深圳市邮编查询网   访问:1656次

   所谓“份子钱”,其实就是“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就在近日,财政部、国家邮政局组织相关快递企业召开了一次座谈会,会上向快递企业下发了已形成草案的《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并征求意见。

  《办法》给出的说法是,向快递企业收取“份子钱”,其主要目的是补贴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等无钱可赚的邮政服务,并保障给边远地区群众提供基本的、低价的通邮等服务。

  《办法》设想,在我国境内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标准为国内同城快递0.1元/件、国内异地0.2元/件、港澳台1元/件、国际2元/件。从业人员20人以下或年营收200万元以下企业可免征。

  据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2012年前11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50.3亿件,以此简单测算,相对应的“份子钱”会超过10亿元。

  对于“份子钱”的用途,国家邮政局给出了相应的说法,主要用于四个方面:邮政普遍服务营业场所建设和必要的设备购置,以及农村村邮站运营补助;因产权不清或者破产等原因无法确定业主的城镇居民楼信报箱建设;邮政普遍服务安全、监管、科技和信息等基础设施建设,此类支出总额不超过当年基金支出总规模的5%;国务院或者财政部批准的其他用途。

  有专家解释称,由于《邮政法》附则指定中国邮政为承担邮政普遍服务的企业,上述补助的工作很多都由其具体负责,因此该基金相当大的一部分将补贴给中国邮政。

  各方齐说“不合理”

  对于国家邮政局拟向快递公司征“份子钱”的做法,包括企业在内的社会各方,都认为不合理。

  一位不愿透露具体姓名的行业人士明确表示,他对国家邮政总局的做法感到不理解。在他看来,快递企业根本无法与处于垄断地位的中国邮政相抗衡,该赚取的利润都赚到了,同时还能享受国家财政补贴。而现在还要让快递公司交钱来补贴它,不管从哪个角度解释,都无法说得通。

  有快递行业协会的相关人士表示,近期他们通过座谈会、小规模调研等形式了解到,快递企业对“份子钱”普遍抱排斥态度,认为不合理。大多数快递企业认为,自己并未参与经营邮政普遍服务业务,何来缴费之说?也有快递企业表示,缴费可以,但前提是开放该项业务。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教授对本刊记者表示,国家邮政局收取“份子钱”,从公平性、规范性、合理性等各个方面来说都存在问题。在他看来,政府应该通过公共财政体系来保障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或是规定中国邮政利润上缴部分返还用于补贴邮政普遍服务,而非回到开征基金这种行政干预的老路上来。

  关于国家邮政局拟向快递公司征“份子钱”的消息,已经不止一次。2012年媒体就曾报道过,并盛传当年9月准备出台相关办法,但由于遭到公众和快递公司的排斥和质疑,最终相应办法并没有如期出台。

  而事实上,类似不合理的做法之前也曾出现过。在2009年,新《邮政法》有一条配套措施也引发了强烈争论,即“同城快递50克以下、异地100克以下由邮政专营”(当时被称之为“专营门”),这被认为可能会带走快递公司80%的业务量。但是消费者并未选择邮政,最终导致这条规定有名无实。

  成本可能被转嫁

  也有专家对强制征收“份子钱”感到担忧。某快递公司高层人士表示,草案的形成,说明管理部门已经下定决心要收“份子钱”了,“这极有可能是邮政普通基金正式征收的前奏。”他说。

  一旦国家邮政局开始强制征收此项费用,其影响是全方位的。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副秘书长刘建新表示,在目前“营改增”导致快递物流企业税负增加的问题尚未解决的前提下,强制收取该项基金,必然加大其负担,同时导致其经营环境恶化。

  其实,目前国内快递企业日子并不好过,利润率普遍偏低。据了解,目前江浙地区的规模较大的民营快递企业利润在0.5~0.6元/件之间,而广东的民营快递企业利润更是只有0.3~0.4元/件。以此来估算,“份子钱”相当于抽取了两成左右的利润,这会让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快递企业变得举步维艰。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向本刊表示,目前国内快递企业利润率普遍只有5%~10%不等,少数快递企业还能靠量取胜,更多规模很小的企业,则长期在盈亏线上挣扎,甚至入不敷出。

  专家进一步分析指出,届时,陷入困境的快递企业只能通过加价让消费者来承担这部分新增的费用,进而推高社会物流总成本和老百姓的负担。专家所言并非毫无道理。日前,就有申通董事长陈德军、圆通董事长喻渭蛟等行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非要向快递企业收取普遍服务基金,快递企业势必会将这部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每单涨价1~2元。有业内人士断言,随着人工、燃油、土地成本不断上涨,民营快递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份子钱”开征之际,也就是快递业集体提价之时。

  徐勇说:“如果征收邮政普遍服务基金会加重非邮政快递企业负担,一旦他们不能承受这种成本,将会通过价格调整的方式将这项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其结果是谁使用快递服务谁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